丈夫英年早逝,癡情「為夫守寡」無兒無女「永不再嫁」孤身堅強14年「終紅了眼眶」:還是熬不過現實

如今的她成為一個畫家和攝影家。

希望她在漫長的歲月中,好好 善待自己

兩年後,鍾楚紅才有了再次站在陽光下的衝動。

只因為她還記得朱家鼎離世前的叮嚀:「你要堅強。」

是啊,中年喪父,膝下無子,這樣在別人眼中看來淒慘無比的日常。

已經成為了鍾楚紅用來重新修建信仰的救贖。

而記憶中的朱家鼎,就是紅姑如今生活中的信仰。

結語

喬克雷布說:「愛情有一千個動人新鮮,又各不相同的音符。」

莎士比亞說:「被摧毀的愛一旦重新修建好,就比原來的更宏偉,更頑強。」

直至今日,身邊的朋友,影壇的粉絲都說。

你還年輕,你可以重新追逐自己的愛情。

但每當這個時候,鍾楚紅都會毫無焦距地看向遠方,隨後釋然一笑。

她笑著說:「 他給我的,已經夠我一生受用,所以我這一生,再也不想嫁人了。

時光錯予,生死相隔。

就像是天上的飛鳥和水中的魚兒一樣,終生再難相守。

其實只要鍾楚紅想,她一定可以找到另外一個將她視若珍寶的人,因為她值得。

她是不願的吧。

因為不願,所以才一個人在外界無數的權欲誘惑中獨善其身,悠然自得地過著自己的生活。

她笑著釋懷,卻卻熬不過現實中的想念。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兩年後,鍾楚紅才有了再次站在陽光下的衝動。

只因為她還記得朱家鼎離世前的叮嚀:「你要堅強。」

是啊,中年喪父,膝下無子,這樣在別人眼中看來淒慘無比的日常。

已經成為了鍾楚紅用來重新修建信仰的救贖。

而記憶中的朱家鼎,就是紅姑如今生活中的信仰。

結語

喬克雷布說:「愛情有一千個動人新鮮,又各不相同的音符。」

莎士比亞說:「被摧毀的愛一旦重新修建好,就比原來的更宏偉,更頑強。」

直至今日,身邊的朋友,影壇的粉絲都說。

你還年輕,你可以重新追逐自己的愛情。

但每當這個時候,鍾楚紅都會毫無焦距地看向遠方,隨後釋然一笑。

她笑著說:「 他給我的,已經夠我一生受用,所以我這一生,再也不想嫁人了。

時光錯予,生死相隔。

就像是天上的飛鳥和水中的魚兒一樣,終生再難相守。

其實只要鍾楚紅想,她一定可以找到另外一個將她視若珍寶的人,因為她值得。

她是不願的吧。

因為不願,所以才一個人在外界無數的權欲誘惑中獨善其身,悠然自得地過著自己的生活。

她笑著釋懷,卻卻熬不過現實中的想念。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用戶評論